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失蹤

貌似純潔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經典小說網 www.aao8.com,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!

    不能琢磨太多影響心情的事兒。因為,這趟來海城,狀態本就不平穩。

    公司的員工安置,談判的是否順利,現在又加上一個讓人摸不著頭緒的關新月。

    電話又響,這次不是女兒,而是妻子。

    韓東記起來施雅提醒的那些事,聊了幾句,隨口問:“記得你說今天楚新有點事需要你過去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這個啊,沒大事,是股東方那邊派來了幾個人……挺正常,再說也沒值得去監督的!

    韓東索性停車靠在路邊,轉開了話題:“你還有幾個月就臨產了,現在有沒有考慮職業經理人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至少眼下不可能。我親自盯著,股東們都還有很多意見!

    “是他們有意見,還是你自己不舍放手!

    夏夢半響不應,等了會才略微疑惑:“老公,你不太對勁……東陽的時候,你都很少關心我的公司!

    “沒,剛跟人聊天,提起了普陽。是覺得古清河如今風頭正盛,是不是有必要避其鋒芒,暫時減少財務支出!

    夏夢顧左言右:“跟誰聊天?”

    “施雅,談一下收購的事!

    “哦,你那個漂亮女同學?墒,我怎么得到消息,關新月也跟她在一塊……”

    韓東疑惑:“你還在跟蹤關新月?”

    “談不上,只是想確定她有沒有出國而已。是不是特別巧,恰好戳破你在跟我說謊!

    韓東沉默了片刻:“小夢,你有沒有想過。到底是你找的人神通廣大,還是說關新月故意挑而不破,順其自然。你跟蹤她有什么用?翻篇這么久的事,總是過不去嗎?”

    “你說,怎么才能讓你放下芥蒂。這么久,咱們在一塊,我的世界里就只有你跟茜茜……”

    夏夢打斷:“我不過是隨口問問而已,不用解釋。再說我也沒懷疑什么,是你自己想多了!

    韓東滯聲無言以對。

    夏夢無趣:“行,不聊啦?磥碓蹅冏蛲砹牡奶,沒話說了!

    “我不是這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韓東擔心她會生氣,剛要繼續,電話嘟嘟嘟被掛斷。

    他深呼吸,沒立刻回撥。發了個道歉微信后,驅車回酒店休息。

    相處越來越久,吵架的時間就越來越少。尤其復婚后,倆人基本沒吵過架。

    是不怎么吵架了,唯獨有不愉快,她就喜歡這么避而不談,冷冷淡淡。

    不是吵架,勝似吵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午覺睡醒,天色也剛剛黑了而已。韓東看了看手機信息,見沒什么主要的事兒,就又倒頭睡了過去。

    次日,他一個人又去了趟滑雪場。

    往年的這個時候,正值雪場游客高峰。但最近因為各種負面新聞所影響,游客寥寥無幾。諾大的雪場,刺目的白。有風吹來,碎雪成霧。

    韓東咯吱吱踩著積雪,徑直去了難度最高的滑道。沒戴安全護具,踩著從教練手里取過的雙板,一躍而下。

    海城溫度尚冷,他卻漸漸熱了起來。脫掉外套,肆意迎接著割人臉龐的烈風。

    黃莉知道他在這,趕了過來。遠遠瞧著,見他累的坐在休息區后,才拿著合同走了過去:“東哥,這是我們昨天連夜做出來的員工補償計劃,你看看怎么樣?”

    說著,瞥了眼只穿襯衫的男人:“不冷啊!

    韓東去掉雪板,拿過來大致瞧了瞧:“發給我不就成了,專程跑一趟!

    黃莉笑,滿口牙齒雪白:“我在公司也沒事干,好多業務都停了!

    “偷懶!”

    “都快離開悅城了,偷會懶怎么啦。我也想玩,東哥,這怎么玩的,你看完教教我!

    “你?不適合這種運動。開個車都七扭八扭,還想學這個,別摔出問題來!

    “什么啊!

    說話間,她跺腳搓手:“這風太大,東哥,該吃飯了。我請你,咱們去商業街那邊!笨此鹕,細心拍了拍他身上一些積雪:“悅城如果真賣出去,下一步打算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歇一陣子再說!

    “別呀,我還想跟著你,跑跑腿,打打雜。你肯定有打算,以我對你的了解,哪甘心讓媳婦養著!

    “讓她養什么,賣這么多錢,夠用一輩子了!闭f著,韓東把合同丟回她身上:“甭廢話了行不,再不回去工作,扣你薪水!

    “還有,這合同沒大問題。有一個點得改一下,補償金額不能按照職位來區分,應該按照工齡!鳖D了頓:“我說你著什么急,過兩天還不知道談的順不順利!

    黃莉被訓的嘟囔:“是你讓我做的!狈讼卵劬Γ骸翱隙ㄊ潜幌目偨o罵了,把火故意發我身上!

    聊著,正要去吃飯。不遠處,一輛警車由遠而近,停在雪場邊緣。

    隨即下來了三四個穿著警服的人,原地看了會,被工作人員領著往韓東這邊來。

    “韓總,他們找您!

    韓東疑惑這群不速之客,站定,看了眼對方亮出的證件。蹙眉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為首警察面黑,笑的卻熱情:“韓總,是有點小情況想找您咨詢下。昨天,您是不是跟關新月見過面!

    韓東蹙眉:“對!

    “那您知不知道她去了哪,我們現在聯系不上她!

    韓東先是疑惑這些人怎會對關新月行蹤如此清晰,少頃便想通了。最近新聞引爆了很多問題,雖然暫時沒有抓人,可一定是對關新月行蹤了若指掌。

    動念,大約猜到妻子對于關新月的消息,應當也是由特殊渠道獲取。這渠道,大約還是自己無形中給提供的。就像劉小刀當初作為引線拋出新聞,他也是后來才清楚。

    可是,怎么可能嚴重到這些人會來找自己打探關新月的消息。

    人消失,意味著什么?

    他呆立許久,腦海中碎片凝結。驚訝之余,被風一吹,不自禁有些冷意,忙披上了外套。

    出國了?

    昨天碰面就覺得她狀態極為詭異,綜合去想,她大約就是準備舍棄國內的一切了;蛘,是不走不行。

    點了支煙,他恍神抽了一口:“你們找我沒用,就是昨天見了一面而已,再無其它交集,更沒提一些對你們有價值的事!

    見對方無動于衷,韓東眼神凜然:“難道,你們以為是我協助她,偷渡出境?”

    “您誤會了,韓總。不過,我確實想請您配合調查一下,希望您可以理解我們難處。畢竟,她失去消息前,最后一個見的是你!
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